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古绝唱《钗头凤》  

2012-08-06 15:39:34|  分类: 情感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 === 千古绝唱《钗头凤》=== 

图片 - 随缘 - .

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,酥手红、藤酒黄, 柳色碧绿。多么艳丽的色彩,多么清新的画面。然而,就是这首词,演绎给我们的却是一出哀婉凄楚的爱情悲剧。

 陆游二十岁时娶表妹唐婉为妻,感情深厚。但陆母不喜欢才华横溢的唐婉,把这对恩爱夫妻活活的拆散。十年后的一天,陆游到家乡附近的沈园春游,与偕夫同游的唐婉邂逅相遇。唐氏安排酒肴,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。陆游见人感事,心中感触颇深,遂乘醉吟赋了《钗头凤》这首词,信笔题于沈园粉壁。

 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

错!错!错!

 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鲛绡透。

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

莫!莫!莫!

 就在第二年春天,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,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,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,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。反复吟诵,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,不由得心潮起伏,泪流满面,不知不觉中也和了一阙《钗头凤》题在陆游的词后:

世情薄,人情恶,日送黄昏花易落。

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。

难!难!难!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

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

瞒!瞒!瞒!

此后不久,唐婉玉殒香消。生命尚不足而立之年。陆游北上抗金,又转川蜀任职,几十年的风雨生涯,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,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,重游沈园,当年题写《钗头凤》的残垣破壁,字迹已经模糊不清,他还是泪洒长衫,写诗以记此事“ 泉路凭谁说断肠?断云幽梦事茫茫”。

陆游七十五岁时,住在沈园附近,"每入城,必登寺眺望,不能胜情”,写下绝句两首,即《沈园》诗二首:

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
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绵。

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。

诗人八十一岁,又作梦游沈氏园亭诗:

路近城南己怕行,沈家园里最伤情;

香穿客袖梅花在,绿蘸寺桥春水生。

城南小陌又逢春,只见梅花不见人;

玉骨久成泉下土,墨痕犹锁壁间尘。

陆游在去世的前一年,八十四岁时还在写诗怀念:

沈家园里花如锦,半是当年识放翁,

也信美人终作土,不堪幽梦太匆匆!

 这是多么深挚凄美、令人窒息的爱情。梁启超,曾称陆游为“亘古男儿一放翁”,岂料这位亘古男儿也知儿女情长,他在被摧折的情爱中、在有缺陷的人生遭遇中,年复一年地体验生命的青春,爱的永恒。山崩海枯、至死不渝。天地间男儿,如此才志,如此痴情,苍天为之垂泪,人寰为之悲痛。

腐朽的封建礼教摧毁了陆游和唐婉的爱情,但它无法阻止他们对爱情的向往和歌唱。面对严酷的现实,他们无力抗争。陆游把一怀愁绪、一腔悲愤倾泄在于事无补的诗词中,唐婉也只能独语斜栏、咽泪装欢,最后愁怨郁闷,撒手人寰。我们不要抱怨陆游的懦弱,也不要简单的抨击陆母的专横,其实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爱。传统礼教与现代文明迥然不同,当今的尺度岂能丈量古人的是非恩怨。

两阙《钗头凤》二百四十个字,没有挽回他们的爱情世界,但它却谱写了哀婉凄美的爱情诗篇。《钗头凤》成了后人百读不厌的千古绝唱,人类永恒的主题爱情也在昭示自己永远的春天。

今天我们吟诵它,不是依稀能看到陆游和唐婉对黑暗社会的字字血、声声泪的控诉吗?不是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们追求爱情、追求自由的呐喊声吗?

今天我们吟诵它,就是要歌唱生活,歌唱幸福;歌唱自由,歌唱爱情。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 !

图片

   文字:网络    常用博客综合小闪图 - 鳕鯡鮩鲒 - ,    编辑:随缘  

 

 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6)| 评论(5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